页面
配色
辅助线
重置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政务公开 > 走进玉林 > 玉林文化

【走读西街】“画花四”,西街里的时光印记

2020-05-11 09:39     来源:玉林新闻网-玉林日报
分享 微信
微博 空间 qq
【字体: 打印

“画花四”当初居住的地方

“画花四”的孙辈给记者展示一幅门帘作品

“画花四”的作品

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故事。这些故事,或藏在一条街道里,或藏在一条小巷中;这些故事,是这座城市发展的浓缩史,里面的每一划,都是这个城市发展变迁的痕迹。

清末民初时期, 在玉林西街的“其兴”古宅中,便出了一个画画甚为了得的人物,名叫文显俊,外号“画花四”。据说,他可以根据人们的喜爱,在帐檐、门帘、枕头和布鞋等,画上龙凤、花鸟、虫鱼等图案,人们根据他的图案再用针线绣出来,便会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。传说他可以坐在桌子前,一动不动画上一整天。

“画花四”的故事,承载着西街朴实而美好的记忆。

西街,曾因“画花四”而鲜活

“画花四”出生于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,是文琦兴的后裔。其在家族中排行第四,又因其画花而闻名远近,故人们私下授名“画花四”。从这个外号,也看出当时人们对他画花技艺的崇拜和敬仰。

记者在其兴古宅,见到了“画花四”的孙子文先康,他向记者展示了“画花四”的一幅作品。作品是一幅门帘,大红色,上面画着三枝玫瑰,有翅膀一红一黄的两只鸡安然漫步其中。玫瑰与鸡的一动一静, 使得整个画面显得非常和谐美观,还带着浓浓的喜庆。作品下边还饰以丝绒编织的花边,充满活趣。“这幅作品是我结婚时爷爷送给我的礼物。”文先康说,作品是他爷爷自己画自己绣的,特别精美,他一直珍藏着。

现年81岁的“画花四”的大儿媳陈胜芬老人介绍,“画花四”自学成才,10多岁时就开始画画,并习刺绣。后来,他还到广州、香港等地拜高师学艺。曾在湛江开过镜画铺,解放后先是转到南宁发展,后回到玉林。“旧时人们结婚、生子或是做寿时,都喜欢给蚊帐的帐檐、被套、门帘绣上龙凤、喜鹊和各种鲜花等吉祥物,以图个喜庆。”而要绣上这些吉祥的图案,必须得先画个图案出来,然后再用针线进行刺绣。陈胜芬说,那时在玉林城区,会画画的人不多,画得好的就更少,而“画花四”就是最为出名的画师。

陈胜芬至今还记得当初前来找“画花四”画花的顾客排成队的样子。“那时屋子里坐满了人,连吃饭的厅堂都挤得几乎没下脚的地方。”她说,画好之后还要刺绣,如果遇上不会刺绣的人家,画好之后,还得帮人家绣好,因此, “画花四”还成立了一个刺绣小组,请一些年轻女子专门绣花。

“也因为‘画花四’,其兴古宅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,一直都非常热闹,常常是宾客满座,刺绣的、等画花的,一个大宅,竟像一个集市一般。要是遇上结婚的人多的时候,那更为热闹。”陈胜芬说,她还没嫁入文家时,就开始跟着“画花四”学绣花了。前来画花的顾客多时,她的手一整天都没停过,绣得手指头睡觉时还在发痛。

画到73岁,他才停下手中的笔

“画花四”不单画帐檐、门帘和枕头之类,还画布鞋。原住在西街的60多岁的居民文杨还记得,她小时穿的一双布鞋就绣着一朵大红花,那朵花就是“画花四”画的。至今她仍记得当初穿着这双鞋出门时,同伴们那羡慕的目光。

“‘画花四’画任何东西都不需要构思,拿起笔来直接就在帐檐或门帘上画,从不失手。”现年68岁的“画花四”的侄儿文佳说,“画花四”不仅是画画高手,在刺绣上也不输专业绣花的女孩。每次画完,如果没有客人时,“画花四”就会拿起针线自己绣花。他刺出来的花鸟虫鱼非常传神,“像活的一样”。

文佳说,以前人们结婚时,无论是绣枕头、门帘,还是帐檐,一般都要绣两套,一套白的,一套红的。“画花四”可以把红白两套画得一模一样。“绣花分绒绣、竹丝绣和绣花丝绣,‘画花四’样样拿手,绣什么像什么。”

“他的工作台就摆在自己的房间门口,每天吃过早餐就开始工作。”据文佳介绍, “画花四”工作起来非常忘我,他可以整天坐着画花、刺绣。他一直画到73岁,生病后,才停下手中的画笔。

“画花四”,西街的一个符号

在采访的过程中,记者从一些上了年纪的西街居民中了解到,“画花四”还是出了名的“性情好”。每遇上街坊邻居有小孩出生,他会用红布绣上一顶小帽亲自送上门祝贺。“他的刺绣作品可是一个招牌,街坊邻居每每得到他的刺绣都非常高兴。”一位70多岁的居民说。

“他认真对待每一位顾客,只要上门求他画画的,无论贫穷富贵,都一视同仁。从他手中出来的作品,件件精致,非常精美。”据文佳介绍,“画花四”在晚年画画时,不戴眼镜,而画画的线条却极细,力度控制得非常好。

“画花四”还喜欢收集各朝代书法名家的书法和往来信件,如果有不完整的书体或信件,他就剪成三角形或菱形等,然后集结成一幅作品,裱好后卖出去,很受欢迎。

文佳说,“画花四”还是一个大孝子,他一生对母亲都非常孝顺。至今,西街还传说着他的不少孝心故事。据说,在他母亲去世后,他给母亲做了一副非常厚的棺材。“出殡那天,6个壮汉抬棺材,不到100米就得停下歇息一会。”文佳说,几年之后他的母亲重葬时,这副棺材挖起来还是好好的。

由于“画花四”一生与人为善,他去世后,几乎所有的西街人都前来参加葬礼,场面非常隆重。

如今,岁月一页一页地翻过,绣花早已被机器取代,不再需要画画,那门曾让人敬仰的手艺也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。但是,“画花四”却依然是人们认识西街、记住西街的一个符号。他用自己的一支画笔,勾勒出了西街在民国初期至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那一段时光,记录着西街乃至整个玉林城的变迁。

(记者 王耀前)

原标题:清末民初时期的西街“其兴”古宅中,有个画画了得的人物,他主要在帐檐、门帘、枕头和布鞋等上面作画刺绣,作品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——“画花四”,西街里的时光印记


文件下载:

关联文件: